台湾马术教练内地圆梦,大连的马术发展现状摸

作者: 体育新闻  发布:2019-09-21

  坐在记者面前的这个“年轻人”,笑声爽朗、身板笔直,一头黑发梳得一丝不乱。事实上,如果不是主动介绍,你根本不会相信他已经51岁了。

近日,天津全运会马术盛装舞步团体赛中,浙江省马术队夺得铜牌,队中四名骑手分别为贾海涛、张立军、格日勒和支忠信。

在好莱坞经典电影《奔腾年代》中,一匹个头矮小、其貌不扬的小马“海洋饼干”成了大萧条时期美国民众的精神图腾,曾经被人当作残次品的它,在三个同样陷入潦倒困局中的男人鼓励和调教下,焕发出桀骜的斗志,不断挑战自我,赢得了一个又一个奖杯。

  李渊,台湾著名骑手、台湾A级马术教练,连续参加过三届亚运会马术比赛,此前就任浙江省全运马术队的总教练。如今,他的新身份是大连良运马术俱乐部总教练。作为一名资深马术教练,选择来到大连,李渊心中其实有个更大的梦想,“希望能尽我的微薄之力,帮助大连的马术运动上升到一个新高度。”

图片 1

影片中,尘土飞溅人仰马嘶的赛马场景令人血脉贲张,而那匹身材矮小的赛马跟骑师、驯马师和主人之间的心灵共鸣更让无数观众动容。马,承载着人永不停歇地去奔跑、去战斗,而人,则在同马的交流中再度点燃灵魂深处的激情火焰。除了马术运动,恐怕再难有其他体育项目能给人如此之大的心灵震撼了。

图片 2

在9月2号马术盛装舞步个人赛的赛场上,今年61岁的张立军无疑很引人注目。61岁的他不但是马术赛场上最年长的选手,甚至也是本届全运会赛场(非群众项目)上年纪最大的。一米八的个子,眼神坚毅、话不多,语气柔和,身上透露着一个成熟男人的味道。

事实上,即便是在“足球城”大连,马术运动也是很有市场。不仅马术俱乐部的数量创下新高,明年更有望承办全国乃至国际性的马术大赛。当这项“贵族运动”被更多的寻常百姓接受,大连马术,前景将更加广阔。

  儿时的渴望

每一天都是不完美的

算经济账

  李渊对马的喜爱其实很大一部分来自其父的军人血液。李渊的父亲祖籍湖南,是黄埔军校第12期毕业生,抗日战争中屡立战功,军职最高升至师长。那时的中国军队,机械化装备并非寻常之物,骑马就成了中高级将领的必修课。

在张立军看来,马术是一项可以从小练起,一直练到拄着拐杖还能骑的终身运动。

养匹马一年至少花费五万多

  后来到了台湾,李渊的父亲心中始终忘不掉那些陪伴他走过硝烟弥漫岁月的特殊“战友”,一有时间总是会到马场转一转骑两圈。“我父亲直到50岁才有了我,所以小时候他很宠我,每次去马场都会带着我,给我讲当初他们骑马打仗的故事。让我记忆最深的是,父亲总说,以前部队转移的时候,他的马夫抓着马尾巴往上一跳,双腿夹在马屁股上,就能跟着父亲走了。”李渊一边比划一边笑着说,“到现在我也不相信,有没有这么夸张啊?”

张立军的父亲张汉文,人称“中国现代马术的鼻祖”,曾任新中国第一支马术队(内蒙古马术队)的教练,张立军儿时对马匹的认知都源自父亲。“我幼儿园的时候就摸马了,正式参与马术训练是17岁。”张立军的马术职业生涯已有40多年,他的外甥是浙江马术队总教练贾海涛,他的女儿每周末也会跟着老爸去骑马。

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我市就出现了现代马术运动,大连由此成为国内最早开展现代马术运动的城市之一。不过,由于当时入门门槛较高,宣传又不到位,在大连参与这项运动的人并不多。后期,由于资本投入的减少,大连的马术运动进入了一段低潮期。

  都说虎父无犬子,小小年纪的李渊很快就可以独自驾驭一匹战马了。听着耳旁呼啸的风声,看着两边迅速倒走的景色,李渊说,他感受到了自由奔驰的激情和快乐,“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爱好,我可能天生就是爱马的人,看着一匹匹马在飞驰自己就感觉很痛快,想骑上去跟它们一起奔跑。”这个最初的梦想,也深深地影响了李渊未来的人生。

作为著名的盛装舞步运动员,张立军曾获济南全运会及沈阳全运会马术盛装舞步团体铜牌、釜山亚运会盛装舞步团体铜牌。对于一位专业骑手来说,张立军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和马匹“斗智斗勇”。

最近几年,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高雅、绅士的马术运动开始逐渐走入寻常百姓家。顺应新的形势,不久前,大连马术协会正式成立,这个汇集了二三十家马术俱乐部、马具生产商、兽医兽药、马匹贸易商的民间社团组织的诞生,被业内人士看做大连现代马术运动强势复兴的一个信号。

  青年的奋斗

图片 3

据大连马术协会负责人介绍,目前我市共有9家马术俱乐部,达到了历史新高。马匹存栏量在200匹左右,德国温血马、英国纯血马等高级血统的赛马也屡见不鲜。而学习马术的人也呈逐年增多之势。

  流水带走了光阴的故事,也让李渊从一个懵懂顽童变成了步入社会的青年。可是这么多年过去,李渊却一刻也没停止对马术的追求,无论是上学时还是工作后,每周他都要按时来马场训练,骑术日渐精湛的他在当地也开始小有名气。

“虽然是同一匹马,但每天状态不一样,马和马之间更不一样。这项运动最大的魅力就是让你每天都不能得到完美的结局,永远都没有尽头。可以说,没有任何一个骑手能说自己达到了顶峰。”

对初学者来说,马术并不是那么“贵族”的运动,但对马术俱乐部的投资人来说,这的的确确是一项“烧钱”的行业。大连良运马术俱乐部总经理李小阳介绍说,“一匹赛马,每年的基础饲养费就要3万元左右,再加上一名马工每年12000元的人工费以及其他费用,想养一匹马每年最少也要5万多。”

  32岁时,李渊下定决心,辞去工作去当一名专业骑手。拿着工作多年攒下来的钱,李渊开始了自费去德国、法国、荷兰艰苦并快乐的学习生涯。

张立军的爱马COMMTESS,上届全运会就跟随他一起出战了。说起COMMTESS,张立军如同说起自己的孩子一般——

这还没算马匹本身的价钱。据业内人士介绍,目前国内培育的温血马,每匹售价在十万~二十万元。但因为其血统不够纯正、教育方面也有欠缺,真正的马术俱乐部少有使用。而国外的温血马,最普通的也要三四十万元,而血统纯正的名马卖出上千万元的天价也是寻常事。

  德国被誉为现代马术运动的“圣地”,其在育种、改良、医疗及骑术等方面均堪称翘楚,李渊初到德国,就如同一块海绵扔进海洋里,疯狂地汲取各种知识。“不只是骑术,我当时还要做马工,每天打扫马圈,给马喂食、洗澡,还要学习兽医课程,几乎是一个人包办了所有的工作。”而欧洲当地的教练也非常喜欢这个勤奋好学的东方小伙子,对他都是倾囊相授。

“我的马兴奋度特别高,甚至还有点神经质,对环境的敏感度特别高。在俱乐部的时候,我的马天天在俱乐部里骑,顺手得很,这次换个环境马儿就不听话了,马就跟孩子似的,要不停琢磨它的脾气安抚它,骑马除了技术,还得用心,死练不行,至少要比马聪明,知道它在想什么。”

事实上,大连的马术俱乐部正经历一段优胜劣汰的洗牌期,一些规模较小、资金欠缺的俱乐部要么合并,要么只能关门,唯有资本雄厚的大企业才有可能在这场障碍赛中跑到最后。不久前,大连凯洋马术俱乐部与大连巡安马术俱乐部正式合并,前者的投资方,正是赫赫有名的“大连凯洋食品”。而良运马术俱乐部则由良运集团直接投资,在2012年成立之初,他们就表示,要用3年时间打造成全国一流的马术俱乐部和东北地区马术赛事中心,支撑该项目的资金为2亿~3亿。“我们前几个月刚从德国进口了3匹血统纯正的名马,总价值达到三四百万元。”李小阳告诉记者,虽然目前大连马术俱乐部从数量上来说已经接近饱和,但在质量上,还难以同北京、上海、广州等地的俱乐部抗衡。

  功夫不负有心人,3年后,李渊声名鹊起,多次拿到台湾马术比赛的冠军,闻讯而来的广告赞助也让李渊略显窘迫的生活有了明显改观。由于实力突出,他还入选了中华台北马术队,连续参加了釜山亚运会、多哈亚运会和广州亚运会及其他国际性大赛,并多次获得优异成绩。

马术与胆量无关

看竞技场

  如今的憧憬

有人说,马术是一项勇敢者的运动,需要一定的胆量。但张立军并不这么认为,在他看来,马术与胆量无关,只关技术。随着技术提高,胆量自然变大。

大连或将举办国际性马术比赛

  2010年,李渊受邀来到大陆,在浙江一家马术俱乐部任职,并担任浙江省全运会马术代表队总教练。在他的调教下,浙江省马术队进步明显,在今年辽宁全运会上,浙江马术队仅位居老牌劲旅新疆队和广东队之后,获得盛装舞步团体赛铜牌。由于他同浙江方面的合同今年到期,在求贤若渴的大连良运马术俱乐部多次盛情邀请下,李渊踏上了东北这块他并不熟悉的土地。

图片 4

不论大资本如何跑马圈地,它都无法改变的一个事实是,现代马术运动在竞技层面上的辉煌。毕竟,这项运动有着100多年奥运比赛的历史,全球范围内影响力广泛、参与者众多。大连马术俱乐部的壮大,也将带来大连马术竞技水平的提高。

  选择大连,李渊的理由有很多,“首先,大连的气候、环境等自然条件跟德国很相似,非常适合马匹的繁殖、训练和生活,又有很多外国人生活居住,可以说有一个很好的底子来发展马术。其次,良运俱乐部确实有发展马术运动的决心和愿景,这里的设施很专业,规划也很长远,我们有共同的目标。最主要的一点,大连现在的马术还处在一个起步阶段,跟北京、上海、广州等地还有一定差距,希望能尽我的微薄之力,通过我的一些经验,让大家少走一些弯路,帮助大连的马术运动上升到一个新高度。”

多年来与马为伴,张立军也曾受过伤——

今年辽宁全运会,我市承担了现代五项比赛,其中的马术比赛在大连新骑警基地举行,巡安马术俱乐部、良运马术俱乐部提供了比赛用马,巡安马术俱乐部总教练王凡同时还是辽宁现代五项队的马术教练。而良运马术俱乐部总经理李小阳因为有国际马联承认的裁判证书,则被邀请参加全运会现代马术的裁判工作,这在整个东北地区还是首次。

  为实现这一目标,李渊的第一步便是要开始大连马术队和辽宁马术队的选拔培训工作,首先组建的便是盛装舞步代表队。至于目标,李渊很有底气的表示,“只要给我的支持足够,我可以立下军令状,让大连马术一年上一个台阶,四年后的全运会进入前四名!”

“以前跳障碍,当时有一匹马没有调教过,人一骑上去就狂奔。调教了半年多之后,想挑战1米3。结果,头一次跳过去重心太靠前了,就跪倒了,惯性往前冲,头杵着然后屁股撅起来,左肩差点脱臼,到现在这里骨头还比较高一些。”

而李小阳的另一个身份,则是大连马术协会副秘书长。他介绍说,正是通过全运会,让中国马术协会重新认识了大连的现代马术运动。大连马协甫一成立,便申请举办2014年全国盛装舞步公开赛,因为有全运会的成功经验,让中国马协对大连很看好,并有意让大连同时承接国际马联的盛装舞步挑战赛。不仅如此,由于明年要参加釜山亚运会的马术比赛,有关部门正在组建马术国家队。2014年全国盛装舞步公开赛由此成为亚运会选拔赛。“经辽宁省体育局同意,我们俱乐部已开始筹建马术运动队代表辽宁省参赛,希望能有优秀的大连骑手最终进入国家队。”李小阳表示。

还有一次,在那达慕大会上,十几岁的张立军和队友们,在草原上跟当地人赛起了马。“他们觉得我们大马的频率慢,自己的蒙古马快。”结果,那次张立军的马背部受伤,只能放个垫子,一赛,五六个人一起跑,马竞争性强,很难停下来。

奥运会的现代马术比赛分为盛装舞步赛、障碍赛和全能赛,在李小阳看来,大连马术未来在均有涉猎的基础上,或许应该主攻盛装舞步。“首先,这项比赛动作优雅、场面漂亮,很符合大连时尚浪漫之都的定位。其次,目前国内在盛装舞步项目上的发展都比较晚,水平并不是很高,全运会仅有5支队伍参赛,大连现在介入能借助后发优势实现跨越发展。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盛装舞步赛危险性低、观赏性高,更适合推广,能吸引更多的普通人参与其中。”

“骑着骑着,垫子往后了,我屁股翘起来想拉垫子,结果马就一个急停,直接把我甩出去十几米,那是摔得最狠的一次。”

大连马协曾做过统计,一般来说,一个马术俱乐部中,近八成的会员都是7-18岁的青少年。良运马术俱乐部目前拥有十余名教练,过半数都是有着丰富比赛经验的中高级教练。

图片 5

有日渐广泛的基础、有发自内心的热爱,再加上专业教练的点拨,在这些策马扬鞭的大连孩子中间,谁说不能诞生下一个“华天”?

永无止境的学习

小知识

图片 6

马术比赛

张立军对待马、对待比赛格外认真。每天早上5点起来骑马,骑到中午1点,一天要骑8匹马。“马术这项运动跟国际接轨,是俱乐部制,很多马主骑到一定水平就想自己买马寄养在俱乐部。马也有思想,再好的马没有好教练去调整,很快就会被骑坏。毫不夸张地说,有时候只需要一节课的时间。”张立军说,这也是为什么他一天要骑8匹马的原因。

马术最早在1900年的雅典奥运会被正式列入比赛项目之一。1912年斯德哥尔摩奥运会,增加了个人和团体赛马、个人和团体军官式骑术以及盛装舞步个人骑术五个项目。目前,奥运会的马术比赛分为盛装舞步赛、障碍赛和全能赛,每项均设团体和个人金牌,共产生6枚金牌。

张立军开玩笑道:

盛装舞步,又称花样骑术和马场马术,是马术运动的基础。比赛在长60米、宽20米的平整沙地中进行,骑手头戴黑色礼帽,身着燕尾服,伴着悠扬舒缓的旋律,驾驭马匹在规定的12分钟内表演各种步伐,完成各种连贯、规格化的动作。比赛的理念是强调在爱马、尊重马、以马为友的前提下,充分调动马的积极性,发挥马的潜力,与人协调配合完成科目。

“我什么都不会,只能骑马。我从事马术40多年了,还在学习。我会一直练下去,永不止步。”

障碍赛,是马术赛事中最刺激的一项,比赛在长90米、宽60米的沙地或草地内进行。选手要在规定的时间之内设法驭马沿着赛前定下的路线迂回场地上跨越12至15道障碍物,如水沟、矮墙、多重的棚栏等。最好成绩为零分,罚分少者名次列前。

了解第十三届全运会

全能赛,又称三项赛,即骑手与同一匹马的组合参加规定的盛装舞步赛、越野赛和场地障碍赛。所有项目总计罚分最低的骑手为冠军。

黄焯钦搭档“卡鲁斯”盛装舞步个人夺金:广东要包揽全运会6枚金牌?

来源:中国马术|赛马|马球第一网络媒体-大陆赛马网http://www.daluma.com  

盛装舞步团体再夺冠!广东已包揽全运会马术前三枚金牌

揭秘天津环亚国际马球会为何能成为全运会马术项目举办地【视频】

李振强&李耀锋:全运马术赛场上的冠军父子兵

天津全运会首枚马术金牌诞生:广东队团体夺魁

全运会梁锐基策骑“印第安娜”夺金:广东包揽场地障碍两枚金牌

香港骑手强阵出战天津全运会全部马术项目:史上首次

2017天津第十三届全运会马术参赛队伍完全名单及观赛攻略

本文由365bet官网体育发布于体育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台湾马术教练内地圆梦,大连的马术发展现状摸

关键词: